设为首页 简体 | 繁体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 >

悦宿创始人葛宏:让住民宿成为时尚

时间:2019-03-01 19:14来源:人民在线
前Airbnb全球副总裁、中国区业务负责人葛宏日前重出江湖,成立了想住科技。目前,想住科技正筹备时尚民宿预订平台悦宿的研发和上线。预计3月底,该平台会正式上线。 葛宏接受雷
  
    前Airbnb全球副总裁、中国区业务负责人葛宏日前重出江湖,成立了想住科技。目前,想住科技正筹备时尚民宿预订平台“悦宿”的研发和上线。预计3月底,该平台会正式上线。
    葛宏接受雷帝网专访时表示,之所以选择创业,是想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打造一款受欢迎的互联网产品。
    “我希望我做一件事时,尽量实现自己想法,创业是最适合的。之前也做过一段时间天使投资人,但还是想自己参与并打造一款受欢迎互联网产品。
打江山比守江山有意思
    葛宏是程序员出身,曾任Airbnb全球副总裁,负责中国区业务。
    加入Airbnb之前,葛宏曾是Facebook技术总监,是Facebook“News Feed广告”业务开拓者,把News Feed广告从0变为日收入5000万美元,占 Facebook总收入的80%以上。 
    “我做News Feed广告就是个从0到1的过程。刚开始做时,就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第一天上线的收入只有1万美元。中间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我们都克服了,团队越来越大,News Feed广告收入也涨到一天几千万美元。我喜欢这种像打仗一样的高速增长快感。打江山比守江山有意思。”
    之所以此次创业选择民宿这个方向,葛宏主要是基于几方面考虑:
    “第一,这个事儿是不是产生正面价值。第二,这个事儿能不能做大。第三,我在这个事儿里边是不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习惯做一件事情就全力以赴,直到做成为止。”
    科班出身的程序员通常有个特点是,喜欢钻研到底。如果有一个成型的想法,就一定要实现。
    “在我过去的工作生涯中,想做的事情基本都做成了,我喜欢确定目标就一直向前跑的感觉,在途中克服种种困难也让我觉得很痛快。”
    葛宏说,大家可能觉得程序员比较无趣和不修边幅,但他喜欢有品位和格调的生活。
    “所以做悦宿时,我们对房源的品质和格调要求也比较高,我希望大家旅行时,不但要住的舒服,更要时尚有品,能留下美好的回忆。”
硅谷团队,要把产品做到极致
    “悦宿”团队一亮相就受到投资方的强烈关注,这主要源于这个团队的背景,想住科技创始团队大多来自硅谷。

“悦宿”团队技术与产品负责人肖新攀
    比如,此次与葛宏一起创业的搭档之一,是曾经与葛宏在Facebook一起从事广告研发工作的肖新攀。肖新攀曾是Snapchat第二号中国员工,带领过多个研发团队,并获CEO特别奖。
    葛宏决定创业后,给肖新攀打了电话,希望肖新攀和其一起创业,肖新攀马上决定放弃原有工作,从美国飞到北京,如今,肖新攀是“悦宿”团队的技术与产品负责人。

悦宿COO杨慕涵
    悦宿的COO杨慕涵也是葛宏的朋友,纬度互动创始人CEO。纬度互动自2014年创⽴以来已成为中国高校整合营销传播最优品牌。她曾在2007年加入校内网创业团队,负责新用户增长。被千橡收购后,带领人人网“校园大使”地推团队实现中国高校用户的全覆盖。
    “我们的技术团队均来自硅谷,运营和市场团队也有丰富的中国本土成功经验。同时,我们也都非常看好这个商业模式,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我们可以成功。”
    葛宏说,“现在,我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团队在和我一起战斗,我相信我们会跑的更快!”
以下是专访悦宿创始人葛宏:
    雷建平:您的老东家是Airbnb,从Airbnb离开这一年多后,为何会选择在同一个领域创业?
葛宏:我做事有三个原则:
    第一,希望这个事儿对社会产生正面价值,而不是单纯赚钱。我觉得民宿行业有很多积极意义。
    比如,给大家的旅行提供新的住宿方式。在民宿平台上,也给了许许多多有创意的人施展才华做房东的机会,社会正面意义很大。
    第二,希望这个事儿足够大。我在Facebook时创建了News Feed 广告业务,每年为Facebook创造数百亿美元的营收,我很喜欢做这种产生巨大价值的事情。
    目前民宿行业在中国的发展还有很大空间,我希望能打造一个时尚的民宿平台,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第三,希望我在这个事里起到至关重要作用。
    我在选方向的时候,想的并不是说我是不是要做一个不同的事儿,而是这个事儿有没有正面的价值,能不能做得足够大,我在这个事儿中是什么样的角色。
    如果说这个事儿很有意义,也足够大,我也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那我并不在乎这个事儿是我之前做过的,还是一个新领域。
    就像我在Google的时候做广告,去Facebook还是在同一个领域继续做广告。我回国做Airbnb的时候,之前我也没做过相关的领域。
还没有出现中国版的Airbnb
    雷建平:民宿领域途家、小猪也做了好多年,也融了很多钱,Airbnb有可能2019年都要上市,后来者的机会在哪里?
    葛宏:我认为中国的民宿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是个科班出身的程序员,我们理工科的人比较喜欢算数据和看历史规律。我仔细看过纳斯达克市值最高的几家公司: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Google,也就是所谓的FAANG。
    这每一家公司代表着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同时,每一家公司都有同体量的中国公司对标,比如有Facebook就有腾讯,有Amazon就有阿里。
    这不是偶然,而是因为两条很有意思的历史规律:
    1)一个底层的商业模式(社交,移动,电商,娱乐,搜索)是跨文化跨国界的,因为它反映了人的某一种深层需求。不会出现中国人需要社交,美国人不需要社交的情况;也不会出现欧洲人要在网上买东西,中国人拒绝在网上买东西的情况。
    2)那么为什么一个跨文化跨国界的商业模式会产生两家同体量的公司,一家在美国一家在中国?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用户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用户在文化上和使用习惯上有很大差异;
    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市场足够大,也有足够多的资本和足够多聪明勤奋的创业者,可以产生立足中国市场的伟大公司。Airbnb已经证明是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至少价值数百亿美金。
    按这个历史规律,中国市场应该也能产生一家每年服务上亿间夜,价值百亿美金的民宿平台。现在国内民宿市场的发展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规模。
    所以我认为国内民宿市场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大家在国外为什么用Airbnb?一方面是追求个性化,一方面有性价比,还有一方面确实是在某些场合更实用。
    比如说一帮人出去滑雪,或者一家人度假,或者一个团队团建,这种场合确实还是比大家每个人定一个酒店的房间要好一些。
    这些需求美国人有,欧洲人有,中国人也有。按照前面说的对标规律,中国的民宿市场还是远远没有达到它能够达到的高度。
中国民宿市场有巨大空间
    雷建平:中国人在习惯上好像对民宿的接受程度没有欧美那么高?
    葛宏:国内用户接触民宿的时间比欧美短很多,但是中国民宿产业的发展比欧美快很多。现在民宿的构成,中国和欧美是非常不一样的。欧美很多Airbnb的房东是把自己的房子拿出来做Airbnb。
    在欧美,大部分的房东为什么是自己拿自己的房来做?
    因为在美国大部分家庭都有房,家里有一个有空的人也是很普遍的情况,而且欧美大部分房子还都挺漂亮的。中国的房东构成是截然不同的。
    中国的房东大部分是经营独立的精品民宿,或者把一个房间租三到五年,自己重新装修了一下,做共享,也就是以职业房东为主的群体。
    在中国,像欧美大部分家庭一样,有闲置的漂亮房子,又有家人有空可以打理,基本上找不到。有一些刚毕业的学设计的年轻人,或者刚毕业的学建筑的设计师,愿意花心思,花时间,去创造一些符合他们品位的事情。
    但是他们因为年轻,缺乏必要的积累,没有房,最好的方法是找一个长租的房东签三年、五年,把房子装修一下,和美国的模式相比,开始的门槛要高一些。
    这也决定了中国民宿市场开始出现的时候增长会比较慢,但是职业房东有一个好处,一旦知道怎么做了,增长是很快的。所有做得好的职业房东,整天想的都是怎么样能再拿几套房子。
    这个职业化模式的增长速度是比国外要快很多的。今天中国的民宿市场比起三年前的时候已经进步很多了,而且还在继续快速进步。
一线城市民宿并不少
    雷建平:民宿是不是在旅游城市会更多,一线城市可能会偏少?
    葛宏:这个可能是很多人的一个固有印象,确实在旅游城市有很多的民宿,像大理、丽江、三亚、莫干山等地方。但实际上在一线城市也有很多所谓的城市民宿。
    我们可能是因为平时住在北京,就觉得去旅游都是去像丽江这样的地方。但是对于很多的人来说,他们第一次旅游是来北京、上海,去成都、重庆这些地方。
    他们喜欢住北京胡同、上海洋房、重庆江景房、成都宽窄巷子等等。最后算下来,来这些地方的人是更多,这些地方的需求也是更大的。
让住民宿成为时尚
    雷建平:这和大家想象的不太一样。这个行业已有潜在竞争对手,悦宿选择的突破点是什么?
    葛宏:这个市场还很大。我们都是在寻找民宿的发展方向,倒不完全是出于竞争的目的。当然,我们会有自己的一些做法。
    我们的初衷是让住民宿成为时尚,希望把民宿做为一种旅行住宿的生活方式。相应的,我们确实对房源的要求比较高,并不想走一个跑马圈地什么房都拿的策略。
    在我们的定位中,有两点是很重要。第一,我们要让住民宿成为时尚,而不是最便宜的旅行住宿方式,这是我们在一开始就想清楚的。第二,我们也不是要做奢侈品民宿。
    我们的定位要面向广大的年轻人和白领阶层,是一种消费得起的时尚。
    我们即将上线的房源,要符合有时尚感、有美感,同时价格也是大家能接受的,这种房源实际上是存在的,而且有很多。
    另外我们很重视建立“平台价值观”。一个民宿平台有几万几十万套房源,但每一个用户从登陆到预订总共浏览的一般不超过几十套。如何能让每一个用户看到更适合的好房源,是我们平台价值观的核心。
喜欢从0到1
    雷建平:从您的履历来看,加入BAT或类似今日头条这样的公司,比自己从0到1容易很多。
    葛宏:这个可能还是跟我的个性有关。我在Facebook做过从0到1的事情,我们当时做News Feed广告,第一版的时候有很多人是兼职帮忙,但全职在做的就是我一个人。
    我不怕这种从0到1的事情,我们也一路走过来了。News Feed广告几年之内做到一天几千万美金,我个人很享受这个从0到1的过程,就像打江山,比守江山有意思。
    比如说如何从一天5000万涨到一天1个亿,对我来说就没有从0做到一天5000万有意思。就像滚雪球一样,雪球越大,自身的惯性就越大。
    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实际上自己是可以往下滚的。我更喜欢在最开始的时候,怎么能够把这个雪球滚起来。
    另外我做事情的方式,对自主权的要求比较高。我希望做一个事情的时候,能够对这个事情有完全的自主权,也不是每一个公司都能够提供这样的一个环境,创业可能更适合。
    雷建平:悦宿这个产品上线之后,你们最需要关注的是什么?
    葛宏:我们最关注的是用户体验好不好,我们有没有实现初心,让住民宿成为时尚。
    哪怕一开始悦宿只成为100个人心目中的时尚,这就是我们心目中成功的第一步,下一步就是能不能成为1000个人心目中的时尚。
(责任编辑:永吉)
------分隔线----------------------------

人民在线新媒体| 人民在线杂志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人民在线新媒体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主办:人民在线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4号楼(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办公大楼) 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

ICP备案号:京ICP备12036689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502022275